网站首页福利导航在线视频论坛博客美图写真欧美好站

美女教师——白洁

分类:美文 作者:琳站 来源:www.sese8.site 时间:2018/3/2 15:52:06 人气:625 分享QQ空间 收藏QQ书签 推荐朋友
>白洁,今年24岁,毕业於一所地方师范学院,在中国北方一所小镇中学教语文。这是一所升学率很低、管理也很混乱的学校。 
刚新婚一个月的白洁是一个天生尤物,皮肤白嫩,粉面桃腮,标准的杏眼,淡淡的秀眉,小巧的红唇,修长的身材,给人的感觉是修长秀美。这天,她穿着一件白色短裙,红色T恤,衣服下丰满坚挺的乳房随着她身体的走动轻轻地颤动,短裙下浑圆的小屁股向上翘起一个优美的弧线,一股青春少妇的韵味充满诱惑。 
校长高义看见白洁丰满白嫩的身影从窗前走过,不由一股热流从下腹升起。高义是个色鬼,一个阴谋在他心里产生了,一个圈套正向白洁身上套来。 
白洁这几天正为了评职称的事发愁,她毕业才只有两年,虽说学历够了,可资历太浅,但如果学校的先进生产者能评她,那就有把握多了,只是这要全靠校长的推荐。 
晚上回到家,白洁吃饭的时候把评职称的事和丈夫说了,可她丈夫根本没当回事。 
白洁的丈夫王申是另一个中学的数学老师,人瘦瘦的,戴着一副高度近视镜,看上去文质彬彬,倒也有些知识分子的风度,可也有知识分子的通病,根本不相信白洁能评上这个职称,不屑一顾的说了几句话,让白洁很不舒服,两人闷闷不乐地上床了。 
第二天,白洁发现许多人用异样的眼光看她,到了教室才知道,原来今年的先进生产者评了她,而且还评她为今年镇里的劳模,准备提名为市里的劳模。白洁心头一阵狂喜,来到了校长高义的办公室。 
「校长,谢谢您!」白洁按捺不住心头的兴奋,脸上还带着笑意。 
高义眼睛盯着白洁薄薄的衣服下,随着白洁说话有些轻轻颤动的乳房,那丰满的韵味,让他几乎是要流口水了。 
「校长。」白洁又叫了一声。 
「啊,白洁,你来了。」高义让白洁坐在沙发上,一边说:「这次评你为先进是我的意思,现在不是提倡用年轻人吗,所以我准备提你进中级职称,,如果年底有机会,我准备让你做语文组的组长。」 
由於白洁坐在沙发上,高已从白洁衬衫的领口斜眼进去看见白洁里边穿的是一件白色带蕾丝花边的乳罩,高义看着丰满白嫩的乳房之间深深的乳沟,下身都有些硬了。 
「校长,我才毕业这麽几年,别人会不会……」白洁有些担忧。 
「不理那些小人,妒才忌能。」高义的眼睛几乎快钻到白洁衣服里去了,说话出气都不匀了:「这样吧,你写一个工作总结,明天是周六,你明天上午九点送到我家里来,我帮你看一下,周一我就给市里送去。」 
「谢谢你,高校长,明天我一定写完。」白洁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 
「我家在这里。」高义在一张纸上写了他家的地址递给白洁。 
白洁回家後,整整写到11点。第二天早晨,白洁仔细地打扮一番,兴奋地直奔高义家去。 
高义开门一看见白洁,眼睛都直了:「快进来,快请进!」白洁把总结递给高义,高义接过去却放在一边,忙着给白洁端了一杯凉咖啡:「先喝一杯解解渴。」 
走了这一段路,白洁真有些渴了,接过来喝了一口,挺好喝的,就全喝了下去。 
白洁没注意到高义脸上有一丝怪异,和高义说了几句话後,突然觉着有些头晕:「我头有些迷糊……」白洁往起站,刚一站起来,就天旋地转地倒在了沙发上。 
高义过去叫了几声:「白洁,白老师!」一看白洁没声,大胆地用手在白洁丰满的乳房上捏了一下。白洁还是没什麽动静,只是轻轻地喘息着。 
高义在刚才给白洁喝的咖啡里下了一种外国的迷药,药性很强,可以维持几个小时,而且还有催情作用。此时的白洁脸色绯红,粉红的嘴唇微微张着。 
高义迫不及待地扑到白洁身上,解开白洁的上衣,白洁丰满坚挺的乳房带着一件白色蕾丝花边的乳罩,高义迫不及待地把白洁的乳罩推上去,一对雪白的乳房就完全地显露在高义面前,粉红粉红的小乳头在胸前微微颤抖,由於药力的作用,乳头已经坚硬地勃起。 
高义双手抚摸着这一对白嫩的乳房,柔软而又有弹性,高义含住白洁的乳头一阵吮吸,一只手伸到白洁裙子下,在白洁穿着丝袜的大腿上抚摸,手滑到白洁阴部,在白洁阴部用手搓弄着。 
睡梦中的白洁轻轻地扭动着,高义挺不住了,几把脱光了衣服,鸡巴红通通地挺立着。 
高义把白洁的裙子撩起来,白洁白色丝袜的根部是带蕾丝花边的,和白嫩的肌肤衬在一起更是性感撩人,阴部是一条白色的丝织内裤,几根长长的阴毛从内裤两侧漏了出来。 
高义把白洁的内裤拉下来,双手抚摸着白洁一双柔美的长腿,白洁乌黑柔软的阴毛顺伏地覆在阴丘上,雪白的大腿根部一对粉嫩的阴唇紧紧地合在一起。高义的手抚过柔软的阴毛,摸到了白洁嫩嫩的阴唇,湿乎乎的、软乎乎的。 
高义把白洁一条大腿架到肩上,一边抚摸着滑溜溜的大腿,一边用手把着粗大的鸡巴顶到了白洁柔软的阴唇上,「美人,我来了!」鸡巴一挺,「滋……」的一声插进去大半截,睡梦中的白洁双腿一紧。 
「真紧啊!」高义只感觉鸡巴被白洁的阴道紧紧裹住,感觉软乎乎的。高义来回动了几下,才把鸡巴连根插入。白洁秀眉微微皱起,「嗯……」浑身抖了一下。 
白洁脚上还穿着白色的高跟鞋,左脚翘起搁在高义的肩头,右腿在胸前蜷曲着,白色的内裤褂在右脚踝上,在胸前晃动,真丝的裙子都卷在腰上,一对雪白的乳房在胸前颤动着。 
随着高义鸡巴向外一拔,粉红的阴唇都向外翻起,粗大的鸡巴在白洁的阴道里抽送着,发出「咕唧、咕唧」的声音,睡梦中的白洁浑身轻轻颤抖,轻声地呻吟着。 
高义突然快速地抽送了几下,拔出鸡巴,迅速插到白洁微微张开的嘴里,一股乳白色的精液从白洁的嘴角流出来。 
高义恋恋不舍地从白洁嘴里拔出已经软了的鸡巴,喘着粗气坐了一会儿,从里屋拿出一个立拍立现的照相机,把白洁摆了好几个淫荡的姿势拍了十几张。 
高义拍完了照片,赤裸裸的走到白洁身边,把他抱到卧室的床上,扒下她的裙子胸罩,白洁只穿着白色的丝袜,仰躺在床上,一对雪白丰满的乳房在胸前隆起着,即使躺着也那麽挺实,高义光着身子躺在白洁身边,双手不停地抚摸着白洁全身,很快鸡巴又硬了。 
高义把手伸到白洁阴部摸了一把,还湿乎乎的,就翻身压倒白洁身上,双手托在白洁腿弯,让白洁的双腿向两侧屈起竖高,湿漉漉的阴部向上突起着。粉红的阴唇此时已微微的分开,高义坚硬的鸡巴顶在白洁阴唇中间,「唧……」的一声插了进去。 
白洁此时已经快醒了,感觉已经很明显了,在高义鸡巴插进去的时候,白洁屁股向上抬了一下。高义也知道白洁快醒来了,也不忙着干,把白洁两条穿着丝袜的大腿抱在怀里,一边肩头扛着白洁一只小脚,粗大的鸡巴只是慢慢地来回动着。 
白洁觉得自己好像作了一场梦,疯狂激烈的作爱、酣畅淋漓的呻吟呐喊,使白洁在慢慢醒过来的时候,好像沉浸在如浪潮一样的快感中,感觉着那一下一下的摩擦、抽送,「嗯……」白洁轻轻的呻吟着,扭动着柔软的腰。 
猛然,白洁感到下身真的有一条粗大的东西插着,一下挣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自己两条雪白的大腿之间高义淫笑着的脸,自己浑身上下只剩了腿上的丝袜,下身还插着这个无耻男人的鸡巴。 
「啊……」白洁尖叫一声,一下从高义身下滚了起来,抓起床单遮住自己赤裸的身体。她觉得嘴里粘乎乎的,满口还有一股怪味,嘴角好像也粘着什麽,用手一擦,全是粘糊糊的白色的东西,白洁知道自己嘴里是什麽了,一下趴在床边乾呕了半天。 
高义过去拍了拍白洁的背:「别吐了,这东西不脏。」 
白洁浑身一震:「别碰我,我要告你强奸。你……不是人!」泪花在白洁眼睛里转动着。 
「告我?这可是我家,在我家床上让我肏了,你怎麽说是强奸?」高义毫不在乎地笑了。 
「你……」白洁浑身直抖,一只手指着高义,一只手抓着床单遮着身子。 
「别傻了,乖乖跟我,我亏不了你,要不然,你看看这个。」高义拿出两张照片让白洁看。 
白洁只觉头一下乱了,那是她,微闭着眼睛,嘴里含着一条粗大的鸡巴,嘴角流下一股乳白色的精液。 
「不……」白洁去抢照片,高义一把搂住了她:「刚才你没动静,我干得也不过瘾,这下好好玩玩。」一边把白洁压到了身下,嘴在白洁脸上一通亲吻。 
「你滚……放开我!」白洁用手推高义,可连她自己也知道推得多麽无力。 
高义的手已经抓住了那一对如同熟透了的蜜桃一样的乳房揉搓,一边低下头去,含住了粉红的小乳头用舌尖轻轻地舔着,一边右手食指、拇指捏住白洁乳头轻轻搓着,一股股电流一样的刺激直冲白洁全身,白洁忍不住浑身微微颤栗,乳头渐渐硬了起来。 
「不要啊……别这样……嗯……」白洁双手无力地晃动着。 
高义一边吮吸着乳头,一只手已经滑下了乳峰,掠过雪白平坦的小腹。摸了几下柔软的阴毛,手就摸在了肥嫩的阴唇上,两片阴唇此时微微敞开着,高义手分开阴唇,按在娇嫩的阴蒂上搓弄着。 
「哎呀……不要……啊……」白洁头一次受到这种刺激,双腿不由得夹紧,又松开,又夹紧。 
玩弄一会儿,高义的鸡巴已坚硬如铁了,他抓起白洁一只腿,一边把玩着,一边鸡巴毫不客气地插进了白洁的阴道。 
「啊……哎呀……」这时的白洁心里虽然厌恶高义的插入,但阴道却不受控制地感受到强劲的刺激,这根鸡巴比王申的要粗长很多。白洁一下张开嘴,两腿的肌肉一下都绷紧了。 
「咕唧……咕唧……」白洁的下身水很多,阴道又很紧,高义一开始抽插就发出「滋滋」的淫水声音。高义的鸡巴几乎每下都插到了白洁阴道最深处,每一次插入,白洁都不由得浑身一颤,红唇微张,呻吟一声。 
高义一口气干了四、五十下,白洁已是浑身细汗涔涔,双颊绯红,一条腿搁在高义肩头,另一条腿也高高翘起了,伴随着高义的抽送来回晃动:「啊……哦……哎呦……嗯……嗯……」 
高义停了一会,又开始大起, 大落地抽插,每次都把鸡巴拉到阴道口,再一下插进去,高义的阴囊打在白洁的屁股上,「啪啪」直响。 
白洁再也无法忍耐自己的兴奋,一波波强烈的快感冲击得她不停地呻吟,声音越来越大,喘息越来越重,不时发出无法控制的娇叫,「啊……嗯……」每一声淫叫都伴随着长长的喘气,脸上的肉随着紧一下,彷佛是痛苦,又彷佛是舒服。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白洁无法控制自己,不停地叫着。 
高义只感觉到白洁阴道一阵阵的收缩,每插到深处,就感觉有一只小嘴要把龟头含住一样,一股股淫水随着鸡巴的拔出顺着屁股沟流到了床单上,已湿了一片。白洁早已忘了一切,只希望粗长的鸡巴用力、用力、用力干着自己。 
高义又快速干了几下,把白洁腿放下,鸡巴拔了出来,白洁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竟说出这样的话:「别……别拔出来。」 
「骚屄,过不过隐?趴下。」高义拍了一下白洁的屁股。 
白洁顺从地跪趴在床上。高义把白洁跪着的双腿向两边一分,双手扶住白洁的腰,「扑哧」 一声又插了进去。 
「哎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白洁被这另一个角度的进入冲击得差点趴下。高义手伸到白洁身下,握住白洁的乳房,开始快速地抽送。两人的肉撞到一起「啪啪」直响,白洁上气不接下气的娇喘呻吟。 
高义感觉白洁的阴道肌肉越来越紧,知道她快高潮了,更加急速地抽插,很便感觉龟头发涨,将要发射。白洁觉察到高义的变化,突然想到一件事,大叫:「啊……不……你不能射进去……我会怀孕的……求求你……别射进去……」 
但是,高义却越插越快,越插越狠,终於把一股股滚烫的精液射到了白洁花心上。「啊……」白洁阴道里的嫩肉被这股热流一冲,阴道肌肉猛地一阵阵收缩,浑身不停地颤抖,一下子到了高潮。高义拔出鸡巴时,白洁趴在床上一动不动,一股乳白色的精液从白洁微微肿起的阴唇间缓缓流出。 
下午四点多,白洁才拖着疲倦的身子回到家,王申还没有回来。白洁不停地洗呀洗,又不停地往阴道里冲啊冲,直到阴道都有些痛了,才流着泪睡了。 
周一了,高义看到白洁,浑身立刻发烫,眼前浮现出白洁赤裸裸的撅着屁股,自己鸡巴在白洁阴道里抽插的情景,不由得伸手按住了鼓起的下体。 
第二节课下课的时候,白洁在走廊碰见了高义,高义对她一笑:「一会儿到我办公室来。」 
上午最後一节课上课铃响了,老师们都去上课。白洁心里挣扎着:「不去吧,职称和语文组长就一定泡汤了,那天岂不是被白玩了;去吧,肯定免不了又被强奸。」白洁犹豫再三,最终还是推开了校长办公室的门。 
高义很快的站了起来,在白洁身後把门锁上了,一转身把白洁软乎乎的身子搂在了怀里,手就伸向了白洁丰满的前胸。 
「哎呀,你……干什麽?别……」白洁脸腾一下红了,一边小声说着,一边推高义的手。「没事儿,来,上里边,来吧……」高义连推带抱的把白洁弄到了里屋,里面屋里只有一组文件柜和一把椅子,没有窗户。 
高义把白洁搂在怀里,手抓住了白洁柔软丰满的乳房。 
「别……哎……呀!」白洁扭头躲着高义的嘴:「干啥呀……」 
高义手抓住白洁的衣服往外拽,白洁赶紧用手拦住:「行了,别……你已经玩过我了,你就放过我吧。」 
高义的手一边揉搓着丰满的乳房,一边在白洁耳边说:「放开点,既然已经玩过了,就再来一次吧」 
「不行啊,放开我……」白洁用力地挣扎,推开高义想走到门外去。 
「你是不是想让全校的人都欣赏你的表演?」高义笑嘻嘻的说,一边抓住了白洁。白洁眼中欲哭无泪,只好任由高义的手伸到衣服里面抚摸着白洁娇嫩的皮肤。高义的手挑开她的乳罩,按在了她丰满柔软的乳房上揉捏着…… 
「哦……」白洁浑身微微抖动,出了一口长气,两手下意识的扶在了高义的胳膊上。 
高义把白洁靠在文件柜上,把白洁的T恤掀了起来,胸罩推到了乳房上边,白洁一对丰挺的乳房颤巍巍的在胸前晃动着,高义低头含住了那艳红的一点,用舌尖快速的舔着。 
「啊呀……嗯……不要啊……」白洁浑身剧烈的一抖,两手去推高义的头,却是那麽无力。穿着高跟凉鞋的脚在地上不停的颤栗着,下身已经潮湿了。 
「来,宝贝儿,把裤子脱了。」高义伸手去解白洁的裤带。白洁此时已经没有了刚才的矜持,T恤撩起在脖子下边,一对乳房翘立着,粉红的乳尖已经硬了起来,牛仔裤已经被高义扒到了膝盖上,阴部穿着一件小内裤,高义的手在白洁阴门的地方隔着内裤揉搓着。 
「都湿了,还装啥呀!来,把着柜子。」高义让白洁双手把着文件柜,翘着屁股,他把裤子解开掏出鸡巴,走到白洁身後,把白洁的内裤拉到膝盖,双手把玩着白洁浑圆雪白的屁股,勃起的鸡巴在白洁湿润的阴门一下一下的碰着。 
「哼……哼……哼……哎呀……你快点吧!」白洁怕被人撞见,轻声的说。 
「受不了了吧?骚货……来了!」高义双手扶住了白洁的屁股,下身用力一 顶,「咕唧」一声连根插入,白洁双腿一弯,「啊……」轻叫了一声。 
高义一下插进去,手伸到白洁胸前一边把玩着白洁的乳房,一边开始抽送。白洁垂着头,「嗯……嗯……嗯……」轻声的哼着。高义抽送的速度越来越快,白洁的下身也越来越湿,水渍的摩擦声「呱叽、呱叽」的不停地响。 
「啊……啊……啊啊啊啊……哎呦……啊……」白洁担心被人发现,尽力地压抑着兴奋的叫声,但高义鸡巴在阴道里抽插带来的快感又让她无法控制自己,这种既紧张又刺激的感觉让白洁很快有了高潮,她呻吟声变成了短促的轻叫,头不停的上仰,屁股也用力的摆弄。 
「我干……干死你……你爽不爽……快说……」 
「我……我……爽……爽死了……」 
「那你……以後……还让我……肏吗……喜欢我肏吗……」 
「喜欢……你真的很会肏……我喜欢……我愿意被你肏……」白洁开始放浪起来。 
高义受到白洁的鼓舞,很快便忍不住了,「啊……我不行了……要射了……我射你里面……行吗……」 
「啊……射吧……射给我……射到我子宫里……啊……噢……」白洁感到高义的鸡巴一阵强烈的跳动,一股的浓精强有力地喷射进来,一下子又到了第二次高潮…… 
高义缓缓地拔出鸡巴,一股乳白色的精液从白洁微微敞开的阴唇中间缓缓地流出来…… 
白洁浑身软软的靠在文件柜上,牛仔裤和内裤都挂在脚边了,黑黑的阴毛在雪白的双腿间特别显眼,脸如红纸,双眼迷离,长发披散着,衣服落了下来,可一侧的乳房还是裸露着,浑身散发出一种诱人犯罪的魅力。 
过了好半天,白洁才从高潮中回味过来,擦了擦下身和腿上的精液,整理好衣服,回到教研室。 
深夜,白洁无法入睡,自从和高义後,虽然是被强奸,可却让白洁第一次尝到了作爱的美妙滋味,知道了女人高潮後那无与伦比的满足感,头一次感到男人那东西有多麽大的魔力,可以让她欲仙欲死。今晚,她已经要了丈夫三次,可感觉加在一起还赶不上被高义强奸一次来得过瘾,她感到自己学坏了。 
…… 
一个学期过去了,在高义的一手操纵下,白洁终於当上了语文组长,并评上了中级职称,这对於这几年的老师是不多见的。 
假期里,高义半个月没见白洁了,刚好一位老师结婚,在婚礼上看见了白洁。高义一见白洁,下身几乎就硬了。大家围坐一桌时,高义赶紧挤到了白洁身边,白洁心里不由得动了动,下身竟然有了感觉。几杯酒下肚,白洁的脸上罩上了一朵红云,更添了几丝妩媚。 
趁人不注意,高义的手摸到了白洁的腿上,滑滑的丝袜更让高义心痒难当,白洁把他拿下去,但高义一会儿又摸了进来,後来更是摸进了裙子里,在白洁阴部隔着内裤抚摸着。 
白洁穿的是一条裤袜,高义的手指隔着丝袜在白洁内裤中央轻轻的按动,白洁在这麽多人面前只好故作平静,可双腿在高义的抚摸下不由得微微发抖,下身已经湿了,心里乱得很。 
酒席散了时,两人一前一後的走了,走到一个僻静的小胡同,高义一把抓住了白洁的手,白洁几乎是顺势就倒在了高义怀里。搂着这软乎乎的身子,高义的嘴向白洁粉嫩的脸上吻了过去,白洁微一挣扎,柔软的嘴唇就被高义吮吸住了,滑嫩的香舌不由得滑进了高义的嘴里。 
高义的手在白洁圆滚滚的屁股上抚摸着,白洁浑身软绵绵的,感觉着高义粗大的鸡巴顶在自己的小腹,彷佛能感觉出插进自己身体中的那种快感,下身已经湿漉漉的了。当高义在她的耳边说:「去你家」的时候,白洁连想都没想就领着高义回到了她的家。 
一到白洁家里,两人很快脱光了衣服,高义硬挺的鸡巴立即插入白洁早已湿透了的阴户,快速抽插起来…… 
此时白洁的丈夫,王申已经下班了,走到离家不远的一个市场,想起白洁爱吃西红柿,就到市场去想给白洁买几个西红柿。他怎麽想得到,自己美丽端庄的妻子此时已在家里翘着雪白的屁股,让一个男人粗大的鸡巴在阴道里进进出出。 
「啊……啊……」伴随着白洁销魂蚀骨的呻吟声,高义在一阵快速的抽送之後,把鸡巴紧紧的顶在白洁的身体深处,开始射出一股股滚烫的精液。白洁的头向後用力的抬起,脚尖几乎已经离开了地面,感受着高义的精液冲进身体所带来的快感。 
「噗!」的一声,高义拔出了湿漉漉的鸡巴,一股乳白色的精液随着白洁下身的抽搐流了出来,顺着黑色的阴毛缓缓的流着。 
高义提上裤子,说:「快起来吧,我得走了。」 
「明天我老公加班,我在家等你,早点来。」白洁软绵绵地对高义说。 
高义一听,带着满足兴奋地走了,在楼下就看见王申远远地走来。 
王申进屋的时候,白洁的上衣还敞开着,正在系扣子,裙子还挂在腰上,透明的裤袜下明显的露出内裤的痕迹。一看有人吓了一跳,用手掩住胸部,把裙子放了下去。 
「你干什麽呢?」王申奇怪的问。 
「没什麽,我换衣服。」白洁故作轻松的说。 
「哦!」王申应了一声,到厨房做饭去了。 
第二天早晨,白洁想到高义会来,心里莫名其妙的兴奋。王申走後,竞自己脱光了衣服,赤裸地躺在被子里等待高义。 
高义在王申离家後不久就到了,按白洁告诉的在门楣上找到了钥匙,开门进了屋,推开卧室的门,一看白洁还盖着被子躺在床上,心里一乐,手就伸到了被里,就摸到了白洁柔软丰满的乳房。白洁「嗯……」的呻吟了一声,接着用几乎是呻吟的语声 说:「快上来。」 
高义的手顺着光滑的身体就摸了下去,毛茸茸的阴部也是赤裸裸的。白洁分开双腿,高义的手伸到中间柔软的肉缝,感觉里面湿粘漉漉的,赶紧脱得一丝不挂,挺着粗长的东西爬上了床,压到了白洁身上。白洁几乎很自然的就分开了双腿,高义的鸡巴一下就滑了进去,白洁把两腿翘起来盘到了高义的腰上。 
两人刚动了没几下……忽有钥匙在门锁上转动的声音,两人一愣,赶紧分开了。 
「没事儿,准是忘了什麽了。」白洁把高义压到了身体下面,两腿叉开,翘了起来,又拿被盖住自己和高义。 
高义横在她身下,两人的下身刚好贴在一起,高义滚烫坚硬的鸡巴靠在白洁湿漉漉的阴户上,弄得白洁心里直慌。 
王申进了屋:「你怎麽还不起来,看见我的教案了吗?」 
「没看见,你放哪里了?自己找。」说话间,高义的鸡巴慢慢地插进了白洁的阴道。 
王申在书桌上胡乱地翻着,找到了教案,他做梦也不会想到,床上妻子的下身这时正被一根男人的鸡巴塞得满满的。 
王申开门走了。两个人迫不及待的弄了起来。高义压在白洁双腿间,每次抽送,都把鸡巴拉到阴道口,再用力地全插进去,每次都干得白洁浑身一颤,两个脚尖都离开了床。 
白洁大声地浪叫起来,「啊……啊呀……噢……」高义的手从白洁的腋下伸到了胸前,抚摸着一对丰挺的乳房,一边大力的抽插着,终於在白洁高潮的呻吟中,趴在白洁身上射了精。 
白洁被高义精液一冲,兴奋得昏睡了过去。 
中午两人醒过来,高义又把白洁一双圆润的大腿架到肩上,干得白洁高潮迭起。白洁阴道里流出的精液和淫水弄得床上湿了好几片水渍…… 
白洁已经完全沉浸於和高义婚外性爱中…… 
这天,两人又在高义的办公室里相会。高义迫不及待地搂住白洁坐在沙发上,白洁肉乎乎的身子坐在了高义的腿上,任由高义的手抚弄着自己的乳房,回过头来和高义亲热地吻在一起。 
「想不想我肏你啊……」高义在白洁耳边轻轻的说着,一只手已经抚摸着白洁的大腿,向深处探去……白洁轻声的啐道:「去你的…」却没有反对那双手,反正微微的叉开了双腿,让那双手去抚摸自己大腿根处柔软的地方。高义拉开了自己的裤链,拉着白洁的手,让她伸进去,摸他粗硬的鸡巴,白洁微微的挣扎了一下,就握住了那热乎乎的东西,不由自主的把它拉了出来,手知趣的上下动着…… 
高义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把白洁的内裤往下拉,摸到了白洁的阴户,感觉湿乎乎的。白洁浑身一颤,手上紧了一下…… 
高义按捺不住了,双手抱起白洁,把翘立着的鸡巴,顶到了白洁的阴道口。白洁往下一坐,伴随着一声轻叫,一根粗大的鸡巴深深地插在白洁双腿间的阴户里…… 
柔美的白洁经过高义的调教,已经不再反感高义随时的奸淫。此时,她的阴户淫水泛滥,任由高义的鸡巴在里面横冲直撞…… 
干了一会儿,高义觉得不够爽,就把白洁抱起来,让她半跪在沙发上,在後面挺着粗大的鸡巴又插了进去。白洁伴随着高义不断的大力抽送,浑身不停的哆嗦,娇喘声连连不断,阴道更是紧紧的箍着高义的鸡巴…… 
高义没能坚持多久就不行了,双手紧紧按着白洁的腰肢,猛力地向白洁的阴道深处射精。白洁双眼紧闭,品味着精液喷入阴道的超然享受…… 
高义慢慢的抽出了鸡巴,白洁软软地坐在沙发上,阴道里的精液缓缓流出,阴道口一塌糊涂。 
高义坐到了她身边,「宝贝,和你商量件事」 
「什麽事?」白洁诧异的问。 
「咱们学校不是要盖办公楼吗,现在就差教育局的王局长那里了。」 
「那和我有什麽关系?」 
「哎呀,你不知道,那个王局长是个大色鬼,现在咱们学校资格不够,除非明天他来检查能说好话,要不就白扯了。」高义的手抚摸着白洁的大腿。 
「你什麽意思,想我去……」白洁气得一下打开了高义的手。 
「这次要是成了,盖楼咱能弄不少钱啊,这样,我给你两万」 
「你当我是什麽人?」白洁虽然嘴里很生气,可心里却真的有点心动了。两万块,那是她三年的工资,而且自己也不是什麽乾净身子了。犹豫了一会儿,白洁抬头说:「也行,你先给我钱。」 
「好,明天早晨你穿性感一点,我一会儿就给你取钱去。」白洁撩起裙子,翘了翘圆滚滚的屁股,「这样还不够性感?」 
说着话,白洁转身走了出去。 看着白洁窈窕的身影走出门,高义的心里也有一种酸溜溜的感觉。 
晚上回家,白洁看着自己拿回来的两万块钱,心里乱纷纷的,自己是不是快成了妓女了,想着不由得无奈的笑了…… 
第二天,王局长来了的时候,白洁按高义的吩咐去高义的办公室老几次。白洁上身穿了一件红色的丝质的对开襟的衬衫,前面大开口,里面是一件白色的带花边的半杯胸罩,一条丰满的乳沟在领口处晃动,在王局长面前一弯腰拣文件,一对乳房几乎就要露出来了。王局长眼睛紧紧盯着那若隐若现的粉红两点,几乎都硬了。 
白洁下身是一条很短的黑色紧身裙,由於裙子紧紧的裹在丰满的屁股上,里面小小的三角裤的形状都看了出来,修长的双腿上是一双黑色薄丝的裤袜,一双黑色高跟拌带凉鞋,更显性感迷人。白洁去远了,王局长面前还彷佛晃动着白洁白晃晃的一对乳房,开始想入非非。 
下午检查结束了,就看王局长一句话了,高义找机会偷偷的和王局长说:「一会儿咱们吃完饭,你先别走,咋俩出去吃点饭,让刚才的白老师也去。」王局长心头狂喜,连忙答应。 
两人开车来到了一个歌舞餐厅,要一个带套间的包房,外面是酒桌,里面是一套大沙发和电视机。 
刚坐下一会儿白洁就敲门进来了,王局长一下就站了起来,高义赶紧给二人介绍,「这是教育局的王局长,这是白洁白老师。」王局长握住白洁柔软白嫩的小手,眼睛盯着白洁含羞绯红的俏脸,都忘了放开。 
「白老师结婚了吗?」竟然开口问了这麽一句话。 
「去年刚结的婚」高义赶紧替白洁回答。 
王局长在酒桌上不停的敬白洁的酒,白洁为了一会儿不尴尬,也多喝了几杯,不由得脸赛桃花,杏眼含春了。王局长的手不断藉故地摸来摸去的,偶尔趁着倒酒在白洁丰满的乳房上偕一点油。白洁虽然下定了决心了,可还是很反感这种感觉,总也放荡不起来,偶尔碰自己乳房几下,就装作不知道了。 
吃了一会儿,白洁出去上洗手间,高义看着王局长那神不守舍的样子,问:「怎麽样,王局长,想不想上。」 
已经喝多了的王局长此时已顾不得许多了,「能行吗?」 
「我有办法,不过,我们学校这个事情……」 
「没问题,没问题,只要……」王局长感觉自己简直都硬的不行了。 
高义从包里拿出一包药,倒进了白洁手边的饮料里。 
「放心,一会儿就让她自己找你。」高义淫笑着。 
白洁回来之後,三个人继续吃饭。喝了几口酒和饮料下去,白洁渐渐的觉得乳房发胀,下边也热乎乎的,浑身开始软绵绵的,特想有男人抚摸自己,如果王局长不在,她肯定就扑到高义怀里去了。 
王局长看着白洁眼睛都水汪汪的样子了,简直已经是慾火难耐,不小心将筷子弄到了地上,弯腰去拣的时候,眼睛盯在了白洁美丽的大腿上,短裙下丰润的两条大腿裹在黑色的丝袜下,正时而夹紧时而敞开的动着。在白洁腿一动的瞬间,王局长看到了白洁双腿根部三角地带,薄薄的丝袜下一条黑色通花的小内裤,阴部圆鼓鼓的鼓起着。 
看着白洁肉鼓鼓的阴部,王局长不由得心头一阵狂跳,手不由自主的就抓住了白洁的脚踝,在白洁圆润的小腿上抚摸着,丝袜滑滑软软的触感让王局长更是心潮起伏。白洁感觉到王局长的手在摸着自己的小腿,微微的挣扎了一下,可是另一种刺激的感觉使她放弃了挣扎,任由王局长的手肆意的抚摸着自己圆滑的小腿。 
王局长摸了一会儿就起身了,看白洁没有反感的意思,心里更是色心大起,看着白洁红艳艳的脸蛋,真恨不得抱过来啃两口…… 
此时的白洁,药劲正在发作的时候,浑身已经是软绵绵的了,王局长藉故一摸白洁的胳膊,白洁就软绵绵的靠在了他的身上。 
高义看见已经可以了,藉故就出去了。 
王局长看高义一出去,手就已经合过来抱住了白洁肉乎乎的身子,脸靠在白洁滚烫的脸上,嘴唇开始试探着亲吻白洁的脸庞。 
白洁嘴里含混的说着:「不要……」可嘴唇却被王局长一下吻住了。在药力的作用下,白洁不由自主的吮吸了一下王局长的嘴唇。 
王局长一下得手,紧紧的搂住了白洁,用力的亲吻起白洁红润的嘴唇。 
白洁挣扎了一下就迷迷糊糊的搂住了王局长肥胖的身子,在王局长大力的吮吸下,柔软的小舌头也伸了出来。 
王局长的手顺势就伸进了白洁衣襟,隔着白洁薄薄的乳罩握住了她丰满的乳房,丰挺弹手的感觉让王局长不住的揉搓起来。 
白洁浑身剧烈的抖了一下,浑身的感觉比平时强烈了许多,一边和王局长亲吻着一边发出了哼哼唧唧的呻吟…… 
王局长的手急色的离开白洁的乳房,手伸到了白洁丰满的大腿上,顺势就伸到了白洁的双腿中间,隔着柔软的丝袜和内裤在白洁阴部揉搓着。 
白洁的两腿一下夹紧了,王局长的手按在白洁肥肥软软的阴部,隔着薄薄的两层布料真切的感觉到白洁下身的湿热,几乎是连搂带抱的把白洁弄到了里屋的沙发上。 
此时躺在沙发上的白洁,大开襟的红色衬衫已经都敞开了,白色的胸罩在乳房上边吊着,一对丰满的乳房随着呼吸不停地颤动着,粉红色的小乳头都已经坚硬地立起来了,下身的裙子都已经卷了起来,露出了黑色裤袜紧紧地裹着丰满的屁股和肥鼓鼓的阴部,两条笔直的圆滚滚的大腿此时放荡的叉开着,露出了双腿中间最隐秘的地方。 
王局长迅速的脱下了自己的裤子,挺立着坚硬得几乎快要喷射的鸡巴来到了沙发边上,抱着白洁的腰,让她趴在沙发上,手伸到白洁裙子里面,把白洁的丝袜和内裤一起拉到了下边,一手摸着白洁肥嫩的屁股,一手伸到白洁阴唇的地方摸了一把,湿乎乎的了,便迫不及待的骑了上去,跪在沙发上,鸡巴对准白洁的阴户,一下了顶了进去。 
白洁头一下抬了起来,还想说不要,可是身体强烈的需要让她不由得扭动着屁股。 
王局长双手抓着白洁的腰,鸡巴在白洁湿滑的阴道里大力的抽送着。被春药挑逗的白洁下身已经如同河水泛滥一样,阴道口却如同箍子一样紧紧的裹住王局长的鸡巴。 
抽送的时候,白洁的身体更是不由得随着王局长的抽送来回的动着,伴随着不断的浑身颤抖和颤巍巍的哼叫声…… 
高义在外面待着,心里也很不是滋味,毕竟白洁是他一直很喜欢的女人,站在门口一会儿後,他还是轻轻的推门进去了,回身锁好门,他就听见了里屋里传来王局长粗重的喘息、白洁有节奏的娇喘和呻吟,还沙发上的扑腾声、鸡巴在阴道抽插的水唧唧的声音…… 
仅仅是听着,高义的鸡巴已经硬了以来,他坐在桌边喝了一口酒,忍不住还是来到了里屋的门边,向里边看了进去…… 
「啊……嗯……」白洁笔直的秀发此时披散着垂下来挡住了秀美的脸庞,却能清晰的听到她发出的诱人的呻吟,红色的上衣乱纷纷的卷起着,一对丰满的乳房正被一双大手在身下揉搓着,黑色的紧身裙下白嫩翘挺的屁股用力的挺起老高,一根坚硬的鸡巴正在屁股的中间来回的出入着,黑色的丝袜和内裤都卷在小腿上,一段白得耀眼的大腿来回的颤动着,一只小脚裹在丝袜里在沙发的边上用力的向脚心勾着,一只黑色的高跟凉鞋在地上躺着…… 
白洁的呻吟越来越大,很显然在王局长不断的抽插下,就要到了高潮了,王局长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但王局长毕竟是玩女人的老手,这时候,他停了下来,手不断的抚摸着白洁的屁股和乳房,下身缓缓的动着。 
白洁此时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了,屁股不断的扭动着。片刻的休息後,王局长把白洁翻到正面,从前面插入了白洁,缓缓的抽送也变成快速的冲刺,一波波的浪潮再次席卷了白洁的身体。 
「啊……」白洁按捺不住的尖叫刺激着高义的神经,屋里两人皮肤撞在一起的声音越来越快。 
「啊……爽……舒服……局长……你干得……我舒服死了……我要升天了……小骚屄……被你干死了……肏死了……」白洁再次无法控制自己地浪叫着。 
「好妹妹……我要肏死你……我要你永远…………记得我的大鸡巴……你喜欢大鸡巴吗……」 
「喜欢……妹妹喜欢……大鸡巴……喜欢大鸡巴肏我……」 
「肏你的什麽?」王局长问。 
「肏我……肏我的……骚屄……大鸡巴肏得我好爽屄……」 
「那以後……你还愿意让我肏吗?」 
「愿意……愿意……当然愿意……我愿意挨你的肏……」 
「好我肏死你……肏烂你……肏烂你的小骚屄……我要射死你……」 
「你射吧……快射……我喜欢……喜欢被你射入……你快射……快……噢……噢……啊……啊……啊……」白洁感觉王局长的鸡巴在阴道突然涨大,不禁又发出一阵有节奏的高昂的呻吟。 
王局长又快速地抽送了十几下之後,高义看见他突然停止抽插,紧紧地压住白洁的腰部,鸡巴全根到底地插在白洁的阴道里,屁股一阵颤抖,显然已经在白洁的阴道里射精。而在王局长射精的瞬间,高义看见白洁的四肢突然猛力地抱紧王局长,显然也到达了高潮。 
屋里的声音停止了,只有两个人粗重的喘息声音…… 
过了一会儿,满头大汗的王局长一边提着裤子一边从里面走了出来,高义很想进去看看,可在王局长面前没好意思。好一会儿,白洁才从里面出来,头发乱纷纷的,衣服也都是褶皱,走起路来两腿都不太自然,脸上红扑扑的,两眼却全是泪痕…… 
毕竟有了肌肤之亲,当王局长的手握着白洁的手时。白洁颤了一下,也就不动了…… 
「白老师,这是我的名片,以後有事尽管给我打电话,我们还可以经常交流交流。」王局长手拍着白洁的大腿说,「还有,只要是我白妹妹的事情,我一定全力以赴。」 
白洁接过名片没有说话,几个人呆了一会儿就赶紧离开了。分开的时候,高义分明的感觉到白洁看他的时候那哀怨的一眼。 
王局长一再地邀请白洁到省城去玩,白洁说以後有机会再去吧。 
白洁回到家里洗了个澡,觉得好累,躺在床上就睡了。王申回来的时候她还在沉睡着。 
王申看白洁很累,也没打扰她,想去看看有什麽衣服要洗的,拿过白洁换下的丝袜和内裤准备去洗的时候,手指一下碰到了一块粘粘的滑滑的的东西,拿起来一看白洁的内裤中央的地方都湿透了。那是王局长射进去的精液流到了白洁的内裤上。王申用手在白洁内裤的湿处摸了摸,感觉粘乎乎、滑溜溜的,下意识地在鼻子前面闻了一下,一股熟悉的气味让王申的心几乎一下沉到了底. [完]
上一篇:我上了老师的床作  下一篇:现代爱情故事 

更多 【相关文章浏览】

【每日阅读排行】